,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家智库 >> 乔东教授鲜解《道德经》(1-9章)

乔东教授鲜解《道德经》(1-9章)

2017-06-24 06:32:52 来源:职工文化网 浏览:563

职工文化是“职工做人之道”的文化,企业文化是“企业做事之道”的文化,职工不懂“做人之道”,企业也很难懂“做事之道”。职工文化做不好,企业文化也很难做好。作为“职工做人之道”的文化,职工文化培育出的职工可以从《道德经》(1-9章)中悟到很多“做人之道”。《道德经》(1-9章)告诉我们:“做人之道”关键在于“悟道”。

职工文化培育出的职工总会“悟道”,但是,他们“悟”的“道”不是一般的“道”,有时很难用语言表述。他们追求的“名”也不是一般的“名”,有时也很难加以说明。这些职工“悟道”存在“无”和“有”两种状态。他们清楚:“无”,
可以用来表述天地浑沌未开之际的状况,而“有”,则是宇宙万物产生之本原的命名。因此,他们总会从“无”中去观察领悟“道”的奥妙,从“有”中去观察体会“道”的端倪。他们明白:“无”与“有”这两者,来源相同而名称相异,都可以称之为玄妙、深远,但又不是一般的玄妙、深奥,而是玄妙又玄妙、深远又深远,是宇宙天地万物之奥妙的总门。所以,他们总能从“有名”的奥妙到达无形的奥妙,通过“悟道”洞悉一切奥妙变化的门径。 他们知道:美之所以为美,那是由于有丑陋的存在;知道善之所以为善,那是因为有恶的存在。有和无互相转化,难和易互相形成,长和短互相显现,高和下互相充实,音与声互相谐和,前和后互相接随——这是永恒的。因此,他们总会用“无为”的观点对待世事,用不言的方式点亮自己、照亮别人。他们总会一切顺其自然,而不进行所谓的人为“创造”,甚至有所“作为”,也不会轻易加入自己的想法。他们总能功成名就而不自居。正是因为他们一般不居功,所以,他们一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失去”。他们一般不会过于看重所谓的“名”,所以,他们也不会因为“名”与人互相争夺;他们一般也不会过于看重“利”,所以,他们也不会不择手段去逐利。他们一般不显耀足以引起贪心的事物,所以,他们的“内心”也不会被迷乱。他们的“做人之道”就是:排空自己的“心机”,充实自己的“大脑”,弱化自己的竞争意图,提升自身的综合素质,经常让自己没有投机取巧的心理,没有过高的欲望,即使自己有才华也不会妄为造事。他们总是按照“无为”的原则去做,办事顺应自然,所以,他们的人生总是很幸福美满。他们的做人之“道” 都是大“道”,尽管大“道”空虚开形,但作用却是无穷无尽、深远无边,就好象是万事万物的源头。他们总会通过“悟道”消磨自己的所谓“锋芒”,避免世俗“名利”的纷扰,彰显自己生命的光辉,他们的“做人之道”看起来好像与众人无异,甚至没有什么特别,但他们的“做人之道”有时确确实实“非同一般”,尽管有时难以说的清楚,但正是他们看似平凡的“做人之道”成就了他们非凡的人生传奇。他们对人不会有太过分的所谓仁慈和仁爱,他们总能做到一视同仁,他们总会鼓励人们认识自己、成为自己、成就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让人们按照自己的成长规律发展,而不会轻易加以干涉。他们总是对人很公正无私,没有偏爱,对人总能以礼相待,尊重人们的个性和发展规律。他们的胸怀就像一个“风箱”,空虚而不枯竭,越鼓动风就越多,生生不息。所以,他们不会对人过多的说教,那样会使人困惑,甚至行不通,他们总是保持虚静。他们追求的“道”都是“大道”,是生养天地万物的“道”,是永恒长存的“道”,是富有玄妙母性的“道”,是生成万物的“道”,是代表天地根本的“道”,是连绵不绝的“道”,是永存不朽的“道”,是作用无穷无尽的“道”。他们之所以总能在平凡中彰显不平凡的人生传奇,是因为他们不会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是一切顺其自然,所以他们总能长期杰出优秀。他们都是有道之人,遇事总能谦退无争,所以,他们总能在众人之中脱颖而出;他们总会将自己置于度外,所以,他们总能保全自身的生存发展。他们因为总是无私,所以才总能成就他们的非凡人生。他们都是“大善人”,他们的“大善”就好像水一样:水善于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停留在众人都不喜欢的地方,所以最接近于“道”。他们都是“大善人”,居处总最善于选择地方,心胸总善于保持沉静而深不可测,待人总善于真诚、友爱和无私,说话总善于格守信用,做事总善于精简处理,所以,他们总能把事情做得很好,处事总善于发挥所长,行动总善于把握时机。他们作为“大善人”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他们有不争的美德,所以,他们一般不会有什么所谓的“过失”,也不会遭到什么怨咎。他们做什么事情都会适可而止,一般不会显露锋芒,所以,他们的锐势总能保持长久。他们不会过于追求所谓的金玉满堂,更懂得珍惜和守藏。他们不会富贵了就骄横跋扈,所以他们不会给自己留下所谓的祸根。他们做事情做的圆满,总是懂得收敛,这就是他们的“做人之道”。

附录原文及译文(1-9章) 


第一章

道可道(可以语言交流的道),
非常道(非真正意义上的道);
名可名(可以明确定义的名),
非常名(非真正意义上的名)。
无名天地之始(天地在开始时并无名称),
有名万物之母(名只是为了万物的归属)。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因此常用无意识以发现其奥妙),
常有欲以观其徼(常用有意识以归属其范围)。
两者同出异名(两种思维模式同出自一个地方但概念却不相同),
同谓玄之又玄(这就是玄之又玄的玄关窍)。
众妙之门(它是打开一切奥妙的不二法门)。

第二章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天下皆知美之所以为美),
斯恶已(是因为丑恶的心灵在作崇);
皆知善之为善(皆知善之所以为善),
斯不善已(是因为不善的意念在作怪)。
故有无相生(因此而产生了有无相生)、
难易相成(难易相成)、
长短相形(长短相形)、
高下相倾(高下相倾)、
音声相和(音声相和)、
前后相随(前后相随等各种患得患失的主观意识)。
是以圣人(但是圣人),
处无为之事(处于无区别心之无为境界),
行不言之教(教化众生于不言之中),
万物作焉而不辞(顺应万物的发展规律而不横加干涉)。
生而不有(生养万物而不据为己有),
为而不恃(竭尽全力而不自恃已能),
功成而弗居(功成业就而不居功自傲)。
夫为弗居(正因为他不居功自傲),
是以不去(所以他不会失去什么)。
第三章

不尚贤(不刻意招贤),
使民不争(使民众不去争名);
不贵难得之货(不稀罕难得之货),
使民不为盗(使民众不为盗)。
不见可欲(不见引发欲望的根源),
使心不乱(就不会产生动乱的动机)。
是以圣人之治(所以圣人的治理方法是):
虚其心、实其腹(普及虚心、养身的道理),
弱其智、强其骨(宣传弱智、强骨的好处),【注:弱者道之用】
常使民无知无欲(常使人民深刻感悟无知无欲的益处),
使夫知者不敢为也(使那些自作聪明的人无用武之地)。
为无为(以无为的境界处理政务),
则无不治(国家就没有治理不好的理由)。

第四章

道冲(道似一个器皿),
似万物之宗(好像万物的根源),
渊兮(它浩瀚无边啊),
而用之或不盈(永远取之不尽)。
挫其锐(压制锋芒),
解其纷(解脱纷扰);
和其光(和顺光辉),
同其尘(混同尘垢)。
湛兮(高深莫测啊),
似若存(好像无处不在)。
吾不知谁之子(我虽然不知它的来源),
象帝之先(但它却先于上帝)。

第五章

天地不仁(天地超越仁的概念),
以万物为刍狗(任凭万物像草狗那样自生自灭);
圣人不仁(圣人超越仁的概念),
以百姓为刍狗(任凭百姓自作自息)。
天地之间(天地之间的一切生命),
其犹橐龠乎(犹如风箱一样),
虚而不淈(虚空但无穷尽),
动之愈出(越动付出愈多)。
多言数穷(言多必然有失),
不如守中(不如抱心守一)。

第六章

谷神不死(掌握采集大道能量的方法就可以长寿),
是谓玄牝(就好比掌握了复制生命的方法)。
玄牝之门(复制生命的不二法门),
是谓天地根(是与天地同寿的根本)。
绵绵若存(绵绵不断的生命形式就是这样存在的),
用之不勤(大道的能量是用之不竭的)。

第七章

天长地久(天长地久)。
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天地之所以能长久),
以其不自生(因为它不为自己而生),
故能长生(所以能长生)。
是以圣人(因此圣人),
后其身而身先(因为谦让反而获得人民的拥戴),
外其身而身存(置之身外反而让人民依赖他的存在),
非以其无私邪(难道不是这种无私的精神)?
故能成其私(反而成全了圣人的理想吗)。
第八章

上善若水(上等的善就如水一样)。
水善(水善的表现形式是):
利万物而不争(滋养万物而不争功),
处众人之所恶(甘居众人之所唾弃),
故几于道(所以水最接近于大道)。
居善地(起居善于选择吉地),
心善渊(心态善于融入平静),
与善仁(交流善于把握仁爱),
言善信(言语善于表达诚信),
正善治(政见善于治理国家),
事善能(处事善于发挥能量),
动善时(行动善于把握时机)。
夫唯不争(惟有像水这样不争),
故无尤(所以才能万事无忧)。

第九章

持而盈之(财物执持盈满),
不如其已(不如适可而止);
揣而锐之(铁器磨得锐利),
不可长保(不可长期保存);
金玉满堂(金玉堆满堂屋),
莫之能守(不知谁人能守);
富贵而娇(富贵而生骄横),
自贻其咎(那是自找麻烦)。
功成身退(功成名就身退),
天之道(才是自然之道)。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