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家智库 >> 内蒙工会干校刘永钢校长:读过多少书,行了多少路

内蒙工会干校刘永钢校长:读过多少书,行了多少路

2019-11-30 10:08:23 来源:职工文化网 浏览:735

编者按:刘永钢校长说,容颜改变了,年龄改变了,它却一直没有改变,读书让我明白更多的世间哲理,旅行让我感悟更多的生命真谛,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仍然是最让自己愉悦的追求。为心底最初的追求而默守和坚持。这一生,还要读多少本书,还要行多少里路,无从知晓,但只要还在路上,就要不断品味书本和旅行带给我的每一份心灵鸡汤。 我们认为,职工文化是“让职工明白更多的世间哲理”的文化,是“让职工感悟更多的生命真谛”的文化,是“职工的愉悦追求”文化,是“职工为心底最初的追求而默守和坚持”的文化!

 


多年前一个寒冬的夜晚,我和哥哥误了从新镇到旧镇的最后一班班车,只好沿着公路边步行往回走。冷月当空,繁星闪烁,故乡早已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原,行走在荒野上,只能听见我们的脚踩在雪地上“喀吱喀吱”的声音。望着远方若隐若现的灯光,想起家中父母温暖的笑容和那美味的晚餐,不一会,我们就饥肠辘辘。为了忍饿和壮胆,我们就聊起那些读过的最有意思的书,从金庸的武侠传奇一直聊到杰克伦敦的短篇小说,懵懂少年的我们聊得十分热烈,不知不觉中竟然走了两个小时,直到家中才发现双脚都被冻伤了。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集二线边一个小镇工作,说是小镇,平时火车路过时基本看不到镇里有什么人,只有一二百户人家。当我在那个萧索的深秋独自一人来到小镇报到时,简单的行囊里除了衣物和必备生活用品,只装了三本风格迥异的书,《三国演义》、《拿破仑传》和《文化苦旅》。五年的乡镇工作,偌大的乡政府大院里很多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宿舍里从天黑直到天明。冬天,外面常常是白毛风肆虐,走廊的门被风刮得呜呜作响,仿佛随时可能会掉下来似的。没有电视,没有广播,没有电话,没有朋友,孤独和寂寞曾让我产生厌世的念头,没有人关心这个背井离乡的年轻书呆子,我只能是把炉子点得热乎乎的,在昏暗的灯光下一遍遍翻看这几本书,让阅读陪伴我度过那些漫漫长夜。


很多年后的一个黎明,我独自坐在中越边境德天瀑布旁边的石板凳子上,望着对面的山峰如泼墨山水画一般缥缈,听着瀑布水流轰隆震天的声音,闻着青翠的树草清新扑人的气息,我深深陷入思索中,想起读过的书,想想走过的路,感觉到心灵这一刻如此宁静,曾经的失落和痛苦都如风吹散,这么多年的苦苦追求竟然是这样简单,从小最爱的读书和旅行,经历风风雨雨后,仍然如在心灵上刻下的深深烙印,容颜改变了,年龄改变了,它却一直没有改变,读书让我明白更多的世间哲理,旅行让我感悟更多的生命真谛,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仍然是最让自己愉悦的追求。我不禁想到那个发誓要“走遍蒙古人聚集地”的我区著名学者郭雨桥,为了践行誓言,年近七旬背着行囊,只身一人奔走了近12万5千公里,自得为放逐草原,高视阔步,为人羡慕。从那次以后,我更加珍惜每一次旅行,于是,我曾在细雨中行走在漓江边的青苔小道,在轻雾里感受重庆的大街小巷,在梦里老家婺源炊烟淼淼的村庄里徜徉,在九寨沟一路欣赏人间仙境的美丽,在三亚西岛的沙滩上陶醉在《请到天涯海角来》的迷人歌声中…


时光如沙,不经意中就从我们的手心中悄悄滑落,转眼间,就已人到中年,工作岗位换了几回却雄心不再,朋友圈子扩了范围但核心缩小,只是床头还总放着厚厚的一沓沓书,闲暇下来还总惦记要到哪里去看看走走。有时会默默庆幸自己,没有被嘈杂凡尘迷失了双眼,没有被物质繁华困惑了行进脚步,还在为心底最初的追求而默守和坚持。这一生,还要读多少本书,还要行多少里路,无从知晓,但只要还在路上,就要不断品味书本和旅行带给我的每一份心灵鸡汤。

刘永钢校长在向中国劳动关系学院乔东教授介绍内蒙工会干校的劳模教室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